二○二○年COVID-19首次大流行時,許多政治人物最初的設想是,經濟創傷將被共同分擔。這個史詩般的事件將成為一個偉大的財富平衡器。

但已開發國家政府選擇以最能保障原有穩定工作者收入的方式介入,讓困苦不成比例的落在了低收入零工和年輕人身上。由於突然間無法外食或旅遊,富有家庭在過去一年累積了儲蓄。

全球家庭財富增加近29兆美元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六月二十二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二○二○年,全球家庭累積的財富總額增加了約二十八兆七千億美元,凸顯了這種成長與各地經濟受創的嚴重脫節。

較有錢的家庭將額外儲蓄投入股票和加密貨幣、名牌包包和高級雪茄。但最重要的是,他們花錢買了更大、更好的房子。

「人們沒有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沒有人會在幾個月前發現明顯的贏家和輸家。」滙豐銀行的經濟學家波莫洛伊(James Pomeroy)說。現在,房價的急劇上漲代表著一個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