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美國紐約總賽程五千公里的超級馬拉松挑戰賽,出現了舉辦二十五年來,第一次有選手穿夾腳拖參賽,還拿著台灣製造母子鱷魚夾腳拖當國民外交的禮物,讓台灣夾腳拖紅到了紐約。大放異彩背後有台塑拚零碳而大力支持的身影,更重要的是,這也是一場零碳風暴即將來襲,台灣中小企業從危機中找出新商機的例子。

故事要從兩年前開始說起,生產母子鱷魚夾腳拖的德成鞋業集團突然接到了一通自稱台塑集團的電話,聲稱要研究夾腳拖在花博新生公園舉行的台北超級馬拉松賽的表現。德成總經理呂淑珍一聽,當下第一直覺,這一定是詐騙集團,台塑跟德成之間毫無淵源,怎麼可能台塑這個大企業會主動來跟小企業談合作。

沒想到,台塑董事長林健男竟然帶著研究、生產部門的人來到了現場,「怎麼可能,台塑真的要跟我們合作,」呂淑珍想起了年輕時碰到假日想休息,總是被父親逼到工廠繼續工作,告誡子女要學王永慶奮戰的精神,「父親那一代的人眼中,王永慶就是他們的神、他們的天。」呂淑珍回憶道。

台塑衝零碳,沒有夥伴行不通
原料商、工廠、品牌一起變帶動大趨勢

但隨著台塑規模日漸壯大,塑膠原料賣往全世界,本來非常緊密的上下游關係慢慢疏遠了,呂淑珍說,「我們做鞋子三十多年了,這是第一次台塑找上門了,我們才知道自己的原料是台塑的,他們也不知道有我們這個客人,好像是房東與房客,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三十多年卻互不相識。」

因為中間隔了原料商、加工廠這兩層, 這一次是林健男想把蚵殼粉的抗菌功能加到鞋子上面,藉此提高產品的價值,也能去化台灣每年十幾萬噸蚵殼無處去的問題,因此台塑主動找上了母子鱷魚,這層層的籓籬才會被打破。

紐約超馬暴紅的台灣拖鞋背後是零碳大作戰一環,把廢蚵殼加入各色鞋材中的循環經濟,也代表台塑、代工廠、中小企業要合作才能拚零碳
紐約超馬暴紅的台灣拖鞋背後是零碳大作戰一環,把廢蚵殼加入各色鞋材中的循環經濟,也代表台塑、代工廠、中小企業要合作才能拚零碳。(攝影者:程思迪)

台塑拚零碳必須要有中小企業的支持,主動協助下游產業一起做商業模式創新變革,中小企業也要看懂這場零碳風暴背後的機會。

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董事長黃育徵說,「台塑拚零碳沒有合作是不行,這些新材料、新商業模式都必須要跟下游工廠、品牌客戶、終端客戶共同合作才能達到。」舉例來說,想要提高夾腳拖用的塑膠價值,不跟母子鱷魚合作,光憑台塑自己是無法辦到的。更別說,以後還要做到一○○%回收。

所以表面看來是拚超馬的特殊材質夾腳拖,實則台塑想拚循環經濟、零碳商業模式是背後推手。對於母子鱷魚來說,這段路很痛苦,本來以為抗菌效果就像是做麵包,麵粉加點東西揉一揉拿去烤就好了,一口答應下來,才知道蚵殼粉是強鹼性、又容易吸收水分造成含水率高,影響鞋子的軟硬度,甚至會斷裂。呂淑珍說,「我們做鞋子三十幾年,第一次覺得做鞋子這麼辛苦,因為以前看了樣品之後就下單生產,非常順利。」

超馬夾腳拖做十雙才成功一雙
但鞋廠體悟:我們建立了競爭障礙

代工廠更是抱怨連連,平均做十雙才成功一雙,從原料端、加工方法、人體工學設計等一連串都要搭配,單單軟硬度測試就不止上百次。本來鞋子是兩年前就設計出來,隔年要量產,硬是多花了一年多摸索、測試。

這麼辛苦值得嗎?呂淑珍說,「我們建立了競爭障礙,別人想模仿也學不起來,等於打通了任督二脈,對於品牌長期發展有兩個好處:一是更了解上游原料端的開發,也更了解代工廠。」

例如,以前只注意鞋子成本、進價可能是多少,終端要賣多少,現在變成了原料廠、加工、品牌商的一種共同使命, 要從上游原料講究、用Nike的品質要求來做鞋子。

有了台塑的支持,下一步要研發什麼,都會有台塑這個強大原料商支持。簡單的說,台塑變成了母子鱷魚的軍火商,拿出更好的武器給它使用,下一步會拿出醫療等級的抗沾黏材料、可回收的材料跟母子鱷魚合作,能夠讓鞋子發揮出淤泥而不染的功能,比較不會髒,清洗也方便。

對於台灣中小企業來說,這是一個大趨勢的開始,台塑不只跟鞋廠,也正在跟尿布廠、尿布回收業者,一起打造尿布回收聯盟,從源頭就改變尿布的材質,再交給尿布製造廠富堡生產,做出單一材質、方便回收的尿布。希望台灣一年用掉十五億片、約一百五十九座台北一○一的尿布能夠走上回收道路。

台塑零碳大轉型 影響2.3兆產值、45萬就業人口

●影響什麼?
.石化業2.31兆元產值
.45萬就業人口

●哪些產品會投資?
.鋰電池、輸液袋、醫用導管、LED偏光板、航太內裝材料、風力葉片、太陽能板、光學鏡頭、5G高頻基板、電動車外殼到軟性電子材料

●哪些產品會出局?
.保鮮膜、紅白塑膠袋、包裝膜、塑膠杯、包裝盒、購物袋、垃圾袋

資料來源:經濟部工業局、台塑集團 整理:呂國禎

大船轉彎,小船也得跟上來
現階段要做碳盤查,降低外銷困難

台塑要拚的是零碳,用一場跨國自行車公路賽來形容可能更貼切,目標是二○五○零碳,在未來三十年間,各國都會設下一些障礙與門檻,期望自己的國家、產業能勝出,像是課碳稅、講回收率等,做不到就淘汰出局。

大船轉彎的過程,旁邊的小船若能跟著轉,就有可能得到像母子鱷魚這樣的轉型機會。但問題是,許多中小企業仍不知身處風暴之中,不知道電價會大幅上漲、碳費也會加到自己身上,連使用的鋼鐵、塑膠,甚至連紙包裝盒都有碳稅問題。

智利廢棄的魚網不僅變回塑膠原料還做成口罩,未來塑膠、紡織品100%回收將是一種新商模與創新
智利廢棄的魚網不僅變回塑膠原料還做成口罩,未來塑膠、紡織品100%回收將是一種新商模與創新。(攝影者:程思迪)

目前不管是人均碳排放量或者各種氣候變遷指數排名,台灣表現都不佳,例如「二○二二年氣候變遷績效指標」(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CCPI 2022),台灣在六十一個國家中排名第五十七名,屬於後段班。

主要就是台灣八成依賴火力發電、加上油、水、電價格都偏低,使台灣能源使用效率偏低等。目前,台灣絕大多數的中小企業並沒有實施碳盤查,當歐盟的先進國家開始實施碳稅之後,中小企業產品外銷將困難重重。因此經濟部政務次長曾文生說,現階段除了大企業之外,必須協助中小企業進行碳盤查,目標是用一個便當的成本幫中小企業算清楚排碳量、碳足跡等。

知道碳排放量是一回事情,減碳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中小企業也相對沒有能力投資綠電,況且台灣此刻出現綠電不足現象,中小企業想買也未必能買到。如果用的是高能耗鋼鐵、塑膠原料,中小企業其實就會有被課碳關稅的可能性,曾文生說,現在就相當擔心鋼鐵、石化下游的中小企業。

但無論腳步有多艱難,台灣中小企業終究必須跟上來,否則還是會被淘汰。雖然大企業已經在前面領跑了,唯有知道自己的位置、方向之後,才能跟上去往前跑,也只有整個產業鏈動起來,保持隊形完整,台灣隊才有可能騎到二○五○零碳的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