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東元集團的故事,如果今天換作是你,你會如何處理這個,攸關營收五百億集團成敗的接班人議題?

這個題目,或許每個人心中各有定見。但,你我得先清楚一件事——疫情之後,因為接班而起的衝突勢必會增加。

在職場或家族,交棒者的迫切感確實正提升。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家族辦公室主持會計師陳振乾分析,疫情促使所有產業的數位轉型速度加快,例如餐飲業的外送與虛擬廚房等。舉凡用到遠距、數位思維,對第一代的門檻就偏高:「他們普遍認為,這些事情年輕人比較厲害。」

「去年,我們明顯感受到中小企業的接班速度變快了!以前大概六十歲以上才會來找我,現在下降到五十五歲到六十歲間,」陳振乾坦言。

交棒者開始有意識,但又有疑慮接棒者還不夠成熟;而後者如這次東元的主角之一黃育仁則主張,在轉型時代,變革就該大破大立,所以最後選擇了父子股權實力對決的激進做法,要改變決策結構。

當各行各業典範轉移的速度在加快,再加上疫情引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