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是日本人生活不可欠缺的一部分。日本農林水產省曾公開的一個數字:日本人平均一周要喝掉11杯咖啡。但如今,極端氣候卻可能讓人們「沒咖啡可喝」。

近幾年,地球暖化的情況益發嚴重。極端氣候變化讓種植咖啡、可可及香蕉的農民,面臨收成減少的問題。根據研究機構World Coffee Research報告,咖啡產地氣候失調狀況,直接影響咖啡樹的成長,全球咖啡豆產量因此將持續減產。World Coffee Research預估,到2050年,全球產量將減至現在的一半以下。事實上,2019年全球咖啡豆產量已比2017年減少了40%。

從「專治水腫」植物,到「新文化鑰匙」

咖啡在日本的歷史並不長,最早可以回溯到江戶後期,由外國船隊從長崎出島帶進日本。當時的咖啡並不是一種飲品,而是一種專治水腫的植物。

1807年,德川幕府下令位在日本東北的會津藩向北海道外的樺太島出兵。當時天寒地凍,會津士兵在行軍期間根本吃不到蔬菜,許多士兵因此罹患嚴重的水腫病。德川幕府聽到消息,派人送去咖啡豆,解決是士兵們水腫病的問題。這是咖啡豆第一次被寫入日本歷史。

直到1888年日本東京出現了第一家咖啡館「可否茶館」,咖啡方走進日本人的日常生活。值此時期,也出現了幾家歷史悠久的咖啡公司,像是UCC上島咖啡及藍底黃字招牌的KEY Coffee。

去年創業滿百年的KEY Coffee,第一代創業者柴田文次,1920年在橫濱開了專門烘焙咖啡豆的木村商店。

當時的橫濱港,經常可以看到從歐洲、美國搭船來的外國人,橫濱街上有許多洋裝、啤酒或是洋菓子店。但柴田文次卻選了當時日本人覺得味道太苦,沒有人氣的咖啡,當成創業的商品。柴田文次認為,只有普及咖啡的飲用習慣,是開啟日本人走入新文化的鑰匙,所以他也把店裡烘焙的咖啡豆取名為KEY Coffee。

KEY Coffee百年大業:採購、生產緊密結合

剛開始,柴田也像許多自己烘咖啡豆的店家,除了在店裡販售烘好的咖啡豆,也會提供沖好的咖啡給客人飲用。幾年下來,柴田在橫濱的咖啡生意越來越好,但是他並不滿足。柴田文次常跟旁邊的人說:「我想賣自己種的咖啡豆。」不過,當時日本境內適合種植咖啡豆的地點,只有沖繩及台灣,而這兩個地方夏天的颱風太多,不適合咖啡豆栽種,試了幾次之後,柴田文次只好暫時放棄。

二戰之後,柴田文次把公司從橫濱搬到了東京新橋。戰後日本剛吹起一股喫茶風潮,在咖啡廳裡點一杯咖啡、聽黑膠,成了當時年輕人的時尚。KEY Coffee也成了這些咖啡廳的咖啡豆供應商,從此KEY Coffee的藍底黃字招牌,開始大量出現在日本消費者面前。

可是好景不常, 1953年KEY Coffee咖啡豆最大產區巴西南部出現大規模霜害,七成以上的咖啡樹因霜害死亡,咖啡豆大規模歉收,全球咖啡豆價格狂飆。KEY Coffee差點因此資金斷鏈,雖然最後透過銀行擔保解款解除了危機,卻也讓KEY Coffee第二任社長柴田博一發現,依賴單一咖啡產區風險太高。於是當年柴田文次自己種咖啡豆的夢想,又再度被提起,柴田派出當時的副社長大木久到海外尋找替代方案,最後總算在印尼蘇拉威西島找到了一種由歐洲人帶來的土魯佳咖啡,從此開啟KEY Coffee與蘇拉威西島上的原住民長達40年的合作。

如今,為了應對咖啡豆2050年危機, KEY Coffee開始在包括印尼在內的直營農園,進行不同種類咖啡樹的培育工作。現任社長柴田裕表示:「面對2050年問題,咖啡產業必須將採購與生產更加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從橫濱的一間咖啡豆烘焙店,到現在擁有千人員工的百年企業,KEY Coffee的下一個百年究竟會成為什麼模樣?能不能平安渡過2050危機?值得期待。

責任編輯:李頤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