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個人投資者的行為開始浮現出危險性。2020年夏季以後,應對新冠疫情的政策引發資金空前過剩,以此為背景,日本各種資產的價格全盤上漲。

在「新投資者」的參與下,日本的個人資金出現狂熱,湧向股票、虛擬貨幣、房地產等各個領域。眼下,以美國長期利率上升為契機,金融市場發生變化。個人投資者會遭受更大損失的擔憂增強。

「我買了網紅推薦的股票,但2月下旬股價下跌,被套牢了」,在3月於東京銀座開業的投資者酒吧「Stock Pickers」,一位生活在東京的30多歲女性如此坦言。她屬於疫情發生後才正式開始進行個股投資的日本「新投資者」。

相當於一個月工資的收益蒸發

2020年日本這樣的新投資群體迅速增加。自2019年日本金融廳的金融審議會關於養老資金不足的報告引發關注之後,日本人對投資理財的關注度不斷高漲,正在此時,疫情導致日經平均股指急跌。「想在股價低的時候開始投資」,之前一直在觀望的個人投資者紛紛行動起來。

以前,日本5家大型網絡證券公司每月的帳戶增加量合計為10萬個左右,而在日經平均股指跌至1萬6000點水平的2020年3月,這一數字飆升至約30萬。2020年底,5家證券公司的總帳戶數量比2019年底增加18%,達到1523萬個。如果進行簡單計算,相當於大約每6人中就有1人是在2020年加入投資大軍。在影音網站等平台上,面向初學者解說日內交易方法的內容也出現增加,網路證券企業高管表示「年輕人和新投資者群體的積極交易十分引人注目」。


當前金融市場的變化正在動搖日本這些新的投資者。2月26日,日經平均股指大跌1200點,創下4年零8個月以來最大跌幅,一位20多歲的日本男性投資者表示,「相當於一個月薪資的收入一下子就沒了」,難掩焦急之情。

美股投資也蒙上陰影

不僅日本股市,市場行情的變化也開始給日本國內個人投資者的美股投資蒙上陰影。

「就因為這個就買入?」資深投資者梅澤彩(化名、40多歲)吃驚地表示。在配合美國股市時間的日本時間0點左右,語音社交網站(SNS)Clubhouse上一個共享美股資訊的房間裡,多的時候會聚集著幾百名個人投資者。

一天,一位參與者暗示看好與可穿戴設備相關的一隻小型股之後,梅澤彩就眼見著這只股票開始上漲。根本不瞭解業務內容及業績等基本信息,僅僅因為有人推薦,在場的個人投資者就可能會購買。

在日本購買美股的狂熱也體現在數據上。以日本3家網絡證券公司的美股為中心的海外股票買賣資金2020年約為9.2兆日元,是2019年的4.5倍。以2021年1月發生的「GameStop事件」為契機,美國小企業股票掀起熱潮,風險越來越大。這是因為美國不像日本股票那樣有差價限制,股價一天可以漲跌幾倍。


美國主要股價指數長期來看會一路上漲,大型科技企業「GAFA」(谷歌、亞馬遜、Facebook和蘋果)及特斯拉股票等潛力股也陸續出現。雖然市場富有吸引力,但也有不少觀點認為,毫不知名的小型企業股票也飛漲的情況表明走向只要企業名稱帶有「.com」就會被買入的IT泡沫。

美國有句格言,「當擦皮鞋的少年都開始買股票,就是該賣掉的時候」。缺乏相關知識的個人投資者大舉炒股的時候就意味著泡沫到來。在金融危機發生後的約10年裡,基本沒有長期下跌的局面,尤其是最近一年,彷彿在印證格言一樣,冒險行為在擴大。

在金融市場逐漸出現變天跡象的背景下,已經習慣「漲則買,買則漲」這一循環的個人投資者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整個市場行情都在形成巨大的風險。

萬物皆可炒

「泡沫破裂的話,會跌多少?」2月28日深夜,在YouTube上的一場直播討論會上,日本的個人投資者對比特幣的前景吐露著不安。一度超過600萬日元的比特幣行情在直播之前出現暴跌,短短2天就跌破了500萬日元。


比特幣行情暴跌還對全球股價造成了負面影響,但不久之後反彈。在日本的社交網站上又出現了很多「1000萬日元不是夢」的樂觀看法。

比特幣正在吸引日本年輕人的投機資金。在虛擬貨幣交易所bitFlyer,2020年1~6月在日本國內新開設比特幣帳戶的投資者中約4成為20多歲,按年齡段來看人數最多。該公司的調查顯示,在歐美也能看到相同的趨勢。

日本銀行前僱員、共同PR綜合研究所所長池田健三郎表示:「比特幣作為結算手段仍未普及,作為資產仍受到質疑。如果再次發生駭客入侵等事件,人們的不信任感提高,投資人很可能會拋棄它」。

日本的個人資金還在流入作為實物資產典型的不動產。原因是房產交易逐漸在線化,個人投資不動產的門檻大幅降低,其代表是房地產眾籌。日本的投資者能以1手1萬日元等小額資金進行投資,宣稱可獲得5~10%的高收益率。運營商已增加至約40家。以大型服務商Loadstar capital於2月啟動的項目為例,短短2分23秒內就籌到了作為上限金額的3.6億日元。

但是,圍繞日本的房地產眾籌,一部分服務商因投資者保護不充分而受到行政處分。因為沒有第三方的正式鑑定評估,房地產業內人士指出,「雖然可以獲得高收益率,但有的項目投資人也不知道投資了什麼樣的房子」。

「只要能漲價,什麼都能炒」,日本的這種個人的投機熱還波及到了原本並非投資對象的東西。最近,日本的資金還湧向了高檔威士忌酒。威士忌原液生產需要較長時間,被認為稀缺性較高。在投資蘇格蘭威士忌酒的英國Whisky InvestDirect公司,日本投資者的帳戶數2020年比上年增加15%,超過120個。

WhiskyInvestDirect解釋稱,「貨幣寬鬆和通貨膨脹隱憂起到推動作用,對威士忌酒和美術品等有形資產抱有興趣的個人投資者正在增加」。日本兵庫縣一名40多歲的公司職員開戶後投入了約330萬日元,他興奮地表示,「我在尋找股票以外的投資商品時發現這個。今後打算繼續投入資金」。

在威士忌酒市場,2020年8月在香港舉行的拍賣會上,三得利控股的「山崎55年」以約8500萬日元(約合新台幣2197萬元)成交,成為話題。這一價格達到了日本國內上市時不含稅價格(300萬日元,約新台幣77萬元)的28倍。相關人士有聲音表示,「儘管是限量商品,但漲到這種程度已超出了常識範圍」。


對於個人出手各種投資對象的狀況,金融產品中介Moneybrain的董事長白石定之認為,「就像1980年代泡沫期的理財,有明顯的過熱跡象」。經濟評論家大江英樹也指出,「投資的意義正在被誤解」。他同時表示,「本來投資是應看企業和市場的增長性,去押注未來價值」。

(本文轉載自日經中文網,不代表本社立場)

【更多日經中文】

日本股市的3個新常識

威士忌刮精釀風,日本品牌一套拍1億日元

責任編輯:梁喆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