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要多大的怨恨,才能讓一對原本互相珍惜的父子反目成仇,甚至就連疫情國難當頭,也無法讓他們縮手停戰,繼續刀刀見骨的互相傷害?

答案,可能只有東元80多歲老會長黃茂雄與其長子黃育仁才知道。

因為這對父子,在去年營收近460億元、全球第3大馬達王國─東元集團,掀起的台股史上第一場父子對決的經營權之爭,就出現上述的最新演變。

股東會順延,無助化解仇恨,反讓父子殺紅眼

黃家父子原定在5月底舉辦的東元股東會正面對決,但因突如其來的3級警報,被迫順延到7月23日重新開戰,當時不少熟識黃家父子的企業主,都曾期望這多出來的時間,能淡化父子雙方仇恨,增進和解機率。

但誰也沒想到,更多的時間,就算無助於改變東元經營權大戰結果,卻仍讓這對父子更加殺紅了眼。

7月8日,黃育仁在線上記者會出招,質問父親「有必要為了一個人來消滅自己的親人嗎?」,同時點名東元董事長邱純枝,「過去母親還清醒的時候,常常會跟我們提到,有一個很壞很壞的女人,…,我認為,壞女人就是邱純枝。」他說。

這讓邱純枝氣到第一時間發出聲明自清,強調早在5月31日就對黃育仁提出毀謗告訴,如今他再一次的嚴重毀謗,是累犯,會立即追加告訴,並以「對黃某人因個人對董事長大位之覬覦,竟做出如此不理性且不合常理的言論,深感遺憾」來表明立場。

此外,黃茂雄也發出公開信,除自責教子無方,更強調對於黃育仁「捏造不實言論攻擊無辜的家人和公司的邱董事長,我還是要痛心地給予譴責。」

一個破壞家庭疑雲,雙方各執一詞,無從查證,讓這場經營權之爭,從本該是改革東元的公領域政策攻防,如今淪為對黃茂雄、邱純枝兩人私生活的人身攻擊,完全失焦。

小孩不惜毀掉父親的聲譽,父親也不留情面要斷小孩後路。

「為何爸爸要吃兒子?母親也要來吃兒子?還是失智狀況下,這是什麼情況?」黃育仁戰友、東元董事黃立聰說。

黃立聰所指的,就是黃茂雄日前找來中嘉董事長郭冠群等新戰友,還動用失智妻子黃林和惠的家族投資公司資金,打算斥資約24億元,收購黃育仁主導的菱光與東友兩家東元子公司過半股權,搶回經營權。

據了解,父親陣營策動這樣的收購案,就是要吃掉兒子公司,來確保絕對勝利,因為一旦收購成功,不只能拿回兩家子公司的東元持股,讓經營權更穩固,而且黃育仁是以菱光推派的法人代表,競選東元董事,只要父親拿下菱光,就算兒子順利當選東元董事,事後也能用撤換法人代表方式,在董事會將兒子掃地出門,讓其再也無從挑戰父親霸權。

父子一個多月避不見面,連生日禮物都退貨

這樣不留情面的攻防,讓原本互相珍惜的父子關係完全決裂,甚至連生日禮物都拒收。

黃育仁坦言說,自己一個多月沒見過父親,尤其6月中,父親生日,他特別挑了有人味的手工酒器送過去,但生平第一次被父親退生日禮物,「他秘書通知我,禮物退回來給我,只有一張紙條寫說,心領了。」他說。

至於黃育仁陣營的人身攻擊戰術,一位東元股東評論說,要拚改革,精力應該花在轉型策略,想辦法提出3到5年、質化與量化兼具的改革策略,才是股東樂見的,但目前雙方鬥爭,無關公司改革,只是私人恩怨,誰也沒加分,「這不是很low(格調太低)嗎?」這位股東說。

問題是,黃家父子不惜賠上親情、聲譽的互砍,能撼動東元董事改選的結果?

答案是否定的。

撕裂親情,也恐難撼動董事改選結果

早在東元股東會延期前,兩陣營包含電子投票、委託書收購等作業就已完成,各有多少股權大勢底定,能爭取的游離散票有限,不足以改變結果。而就算黃茂雄購併菱光與東友成真,也只是補強,無法對東元董事改選造成決定性影響。

尤其黃茂雄陣營,有寶佳與華新麗華合計約35%的股權力挺;7月底股東會,雙方決戰的戰場,只剩誰能更精準配票,爭取到更多當選席次。換句話說,即使黃茂雄不對黃育仁出重手,也有望勝出,為何仍執意強攻,令人不解。

比起灑狗血的八點檔戲碼,逾8萬名東元股東更想看到的是,一個能讓企業經營績效提升的改革藍圖與經營團隊。

責任編輯:林思妍
核稿編輯:林易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