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波疫情,來勢洶洶,不只雙北醫療系統瀕臨崩潰;連我們好不容易在過去這一年半以來,被阿中部長薰陶出的美好人性,彷彿都在一夕之間崩毀,各種肉搜、猜疑、對立,比病毒蔓延的更快更猛更摧毀!

還好,最黑暗的時刻,還是有微弱的亮光出現。

院內感染不是淪陷

5/20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TVBS記者提問:「現在有多家醫院淪陷⋯」我一聽到「淪陷」兩字,眉頭皺了一下,後來聽到疾管署副署長(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回答:「剛剛這位記者用多家醫院淪陷這樣的字眼來形容,我們形容的是院內確診跟院內感染的事件,這些不管是醫護人員或是住院的病患,他們都不是有意要把這個病毒帶到醫院裡頭去」

「我們就生活在社區裡,我們每個人也都生活在雙北的警戒區中,大家就是要有這個警覺心,不是說有公布的醫院或有發生事件的醫院你才需要特別的警戒。」

「這個病毒傳播的可能性很高,大家出門或就醫就是要特別注意自己的防護!真的要去醫院還是要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看診前後沒有特別需要就不要逗留醫院,以免跟別人有不經意的接觸!這樣就能保護你自己,保護你的陪病者,保護工作的醫護人員!」

他們是人不是數據

5/21記者會又有記者提問:「多家醫院爆出醫護人員染疫,目前院內感染還是維持5家嗎?是否有最新數據?」

只見羅一鈞又不卑不亢地回答:「每一個醫院,尤其是雙北的醫院都是我們共同生活圈照顧病人很重要的資產,每個醫護人員都是我們非常珍貴的夥伴,我想我不會用數據兩個字來形容院內感染或院內確診的事件。我想最重要的是每一次事件後,我們有沒有盡快地展開匡列、採檢、隔離,把防火牆建立,把疫情控制下來!」

「最近這幾起事件,我們都有很快地建立防火牆,我們的醫護人員都可以在比較安全的環境下工作。過份地討論這樣的事件反而會增加我們醫護人員不被諒解或是汙名化!請各位媒體朋友可以幫忙宣導這個部分。」

連續兩天記者會,羅一鈞副署長的回答,安撫了我因為這波疫情起的煩躁心。

上網查了一下他的背景:建國中學數理資優生一路跳級、全國榜首上台大醫學院,只唸6年就畢業。很多同學以各種花招免當兵可以快點當醫生賺錢,同期畢業生只有他和2名同學要服役,不想呆呆當大頭兵的羅一鈞,竟然選擇到非洲馬拉威當外交替代役。

他到馬拉威後被當地嚴重的疫情震驚,馬拉威15歲以上的成人有25%是愛滋帶原者,羅一鈞說:「在那邊看HIV比我看過的高血壓、糖尿病都還要多。」深受震撼的他回台灣後,以對抗傳染病為終身志業,投入感染科與防疫領域,於2008年錄取疾管局防疫醫師,並於翌年到美國受訓。

熟悉醫療生態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擔任公職是醫學院畢業生投資報酬率最低的選擇!全國榜首羅一鈞不僅選擇當一名防疫醫師,甚至曾經遠赴奈吉利亞調查兒童不明原因大規模死亡事件,不但查出真相、轟動國際,最後還與調查團隊一起獲頒2011年美國國家環境醫學中心公共衛生榮譽獎。(資料來源:抗疫戰士》放棄高薪臨床工作,為何「防疫醫師」願意為國出生入死? )

看完了羅一鈞副署長的個人經歷,我想起陳時中部長在去年說過的一句話:「台灣有很多種好,因此我們變得更好。」

台灣真的很幸運,能夠有陳時中部長跟羅一鈞副署長等人組成的防疫團隊在前線替我們守護,我能做的,就是繼續乖乖待在家,期待瘟疫過後,我能夠成為一個更好更善良的人。

王南琦

經歷:曾任主婦聯盟基金會董事,著有「戰鬥媽媽的餐桌與家書」,畢生致力於「成為一個更好更良善的人」。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出自:王南琦臉書

責任編輯:鍾守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