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氣息的嗩吶音樂搭上鞭炮爆竹聲,電腦螢幕上的YouTube直播,出現了斗大金黃字樣的「5、4、3、2、1」倒數。

螢幕上主持人中英雙聲道齊開,YouTube上的留言串一整排都是「我的」、「Yes」、「加碼」!一看螢幕的左上角,竟是某科技大廠的公司名,原來,這是一場線上尾牙。

它的舉辦者,就是台灣的尾牙大王:飛虹。

辦線上尾牙被客戶打槍
改痛點下手,加強摸彩環節

過去這一年,對董事長謝銘杰來說,絕對不是好過的一年,他創辦的飛虹國際整合行銷公司,過去承攬廣達、富邦與宏達電等大型客戶的尾牙活動,被大家封為「尾牙大王」,「我們從創業以來都是賺錢的,2010年開始是歷年向上,每年都創新高,但栽在2020年。」

根據1111人力銀行數據統計,20年有四成的企業選擇停辦尾牙,「非常多同業倒閉,至少50家,占產業的一半,」謝銘杰的手上也只剩一半客戶繼續辦尾牙。

在最低潮的時候,他召集了高階主管討論線上辦尾牙的可能性,卻換來一陣鴉雀無聲。

看著電腦吃尾牙?這情境真的很難被想像。但不做,他們就沒有出路!

整個團隊開始動起來,所有人學起新技能,擔任該公司專案企畫8年多的曾逸超就被指派去當直播主持人,他笑說:「我就去看唐綺陽、各大媒體的直播,觀察他們怎麼跟粉絲互動!」

他們還找廠商開發遊戲App,設計出10款多人遊戲,比如一次可以10人進行的賽車遊戲,目的是讓企業員工可透過線上遊戲在尾牙中得到歡樂。

但初始,客戶全不埋單。謝銘杰說:「(客戶)就是說很無聊。」於是,他們再努力鑽研:什麼是客戶一定要的?幾次跟客戶討論的過程中,意外發現有兩、三個客戶都說:「我可以不辦尾牙,但我『摸彩』怎麼辦?」

有了「摸彩」這個關鍵字,他們又提出了新方案。

過去舉辦實體尾牙時就有的道具摸彩車再度在螢幕上亮相,搭上電影《不可能的任務》主題曲,氣氛立刻變得緊張刺激。而在攝影棚內,主持人喊出「準備好了嗎!」也讓人立刻進入了尾牙的最高潮。

線上尾牙沒辦法如實體尾牙,有加碼再捐出的熱鬧喧囂,但看著線上的留言不斷湧出「+1」加碼呼聲,員工的激動澎湃其實不輸實體,「一開始還說會不會很無聊,但最後大多數人都說,可不可以以後都這樣!」一位參與線上尾牙的科技廠員工表示。

她說,過去出差或值班的同事就無法參與尾牙,但線上無遠弗屆,再者過去只有幾名員工可以上台玩遊戲,透過線上全公司能一起同樂。

這個意外轉型,讓飛虹也開始進化。

一半員工啟動職能轉換
學習回應鏡頭,營造活潑感

一百多名的員工,有50名企畫都必須轉換職能。約25人從聲訊、控音的角色改做線上影音連接、10人從機台畫面切換學做視訊連結,15位則是學習平面與動畫背景設計,謝銘杰則每一項能耐都必須涉獵。

大家再度修煉。主持人曾逸超以往在實體尾牙上是場控角色,開始主持線上尾牙後,他得揣摩各種直播情境,發展出自我風格,「要對鏡頭回覆,才會有互動的感覺,但也不能一直講,每個橋段也要分前、中、後段,跟工作人員對話,會有更真實、活潑的感覺。」

由於飛虹在最短時間內彙整好線上尾牙的方案,一連搶下近30場的線上尾牙活動,成功止血曾經連7個月零業績,全年營收也有約兩億元

這一役,對謝銘杰而言意義非凡,以往,他沒想過尾牙生意有一天會做不下去,就算線上很夯,但之前因為生意做得很好,所以完全沒有想發展。

但危機來了,就不要白白浪費。03年,他創業時遇上了SARS,他的目標客戶是竹科上市櫃企業,當時企業主們正苦惱因疫情關係,股東會不能辦在室內,卻不知如何解套。謝銘杰腦筋一轉,「客戶一定要舞台、音響、桌椅、主持人等東西,我當時設計了一套戶外股東會專案,就賺翻了!」

現在,謝銘杰還在摸索線上服務的各種可能,他預想,未來可以透過設置線上平台,去整合辦活動會用到的團隊或設備資源,好比一場尾牙會需要飯店、音響、樂手等團隊支持,透過平台一站式的服務,企業端可以選擇想要合作的飯店、音響商、樂手等,而當某一團隊被選用的次數提高,也可以提供更優惠的價格,整個產業可以透過線上化更有效率。

他連家庭日與運動日,都想線上線下進行。一場危機,除了改變他的企業,也正顛覆台灣眾多企業的聚會想像。

一、你的團隊對於線上轉型的各種可能,已經充分探索了嗎?你們有以客戶痛點與體驗出發,找到新的機會嗎?
二、當團隊轉型時,他們的職能,甚至是組織設計,是否有更大膽的轉換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