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印度裔「迪士尼王子」,能夠出線並拯救群龍無首、經濟下行的英國嗎?

七月初,超過五十名英國政府官員,因不滿時任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的領導,連夜求去,強生因此終於辭職下台,新任領袖的競選也如火如荼展開。目前,領跑者是英國前財政大臣蘇納克(Rishi Sunak),在首三輪都獲得最多黨內支持票,勢必能進入最終決選,競爭保守黨黨魁、同時也是首相的大位。

小檔案_瑞西.蘇納克

出生:1980年
學歷:牛津大學哲學、政治學及經濟學系;史丹佛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經歷:英國財政大臣、財政部首席秘書、地方政府事務副國務大臣、高盛分析師
現職:英國國會議員


擁有印度裔身分的蘇納克,在短短五年內,從菜鳥議員成為地位僅次首相的財政大臣,若再更上一層樓,將替英國寫下歷史,成為英國史上第一位非白人首相。

不到40歲就接任財長
疫期大膽紓困計畫穩住經濟

他飛速崛起,因為他在疫情爆發時,大膽執行英國近三十年來最大的財政刺激,慷慨救助陷入困境的商家和民眾。

蘇納克現在年僅四十二歲,二○二○年,因前任財政大臣和強生鬧不合而離職,他被趕鴨子上架意外當上財長時,甚至不滿四十歲,就被迫擔下在疫情爆發時穩定國家經濟的重責大任。

但他的表現沒有菜鳥的氣息,《紐約時報》當時評論為「有能力和冷靜的燈塔。」上任短短三週後,他寫出預算,公布三千五百億英鎊的紓困計畫,被迫放無薪假的勞工可以拿到等同工資八成的現金補助,商家也獲補貼。

在熱衷平衡預算、財政上偏保守的英國,他的做法很破格,卻也讓他聲名鵲起—英國人好奇,這個原本沒沒無聞、現在卻發錢給我的人是誰?

除了大撒幣,他也善溝通。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他摒棄艱深的術語,用平實的語言表達政策,例如,他公布紓困計畫時,說出他的名言:「我們會不惜一切代價。」

他還跟強生一樣懂得塑造個人品牌,提高知名度。強生的招牌形象是一頭柔軟蓬亂的金髮、背後背包、騎車通勤,散發笨拙的草根味。蘇納克的形象恰恰相反,他頭髮總是整齊的往後梳,穿凸顯瘦削身形的貼身西裝,燦爛的笑容,不時,他還會在Instagram張貼自己穿著連帽T恤在電腦前認真工作的日常照片,給人風度翩翩、有條理但親切的感覺。英國小報替他取了俏皮綽號「魅力瑞西」(Dishy Rishi),還稱他是「迪士尼王子版本的保守黨議員」。

跟強生相比,他的形象乍看沒個性,但《金融時報》指出,當強生因誠信下滑、下屬醜聞頻傳而支持度崩跌,「不像強生」反而成為最大優勢。

堅定脫歐+少數族裔身分
通吃保守派、自由派支持者

實際上,他的知名度之高,根據英國市調公司YouGov的最新調查,他是英國人第三有好感的保守黨政治人物,超越強生之前的梅伊(Theresa May)等各首相。《經濟學人》曾報導,因為他明星般的影響力,強生曾考慮將他降職,避免威脅到自己的地位。

現在,強生的擔憂成真,蘇納克因為大刀闊斧救經濟,初入政壇七年就有望登頂,更可能締造紀錄,讓曾殖民全世界、被稱作「日不落帝國」的英國,誕生首位少數族裔首相。

這並非全是蘇納克的魅力導致。綜觀這次符合資格的首相候選人,八人中就有四人是少數民族背景,因為前保守黨黨魁卡麥隆(David Cameron)於二○○五年上任後隔年,擬定優先名單,推派女性及少數族裔去競選原本只屬於白人的議員席次,成功讓黨內少數族裔議員人數,從○五年的兩名增加為一九年的二十二名,並讓優秀人才有機會問鼎大位。

其中,又以集保守與進步價值於一身的蘇納克最亮眼,也因此他才年紀輕輕就準備登頂。《經濟學人》指出,各政治光譜的人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共鳴。

對保守右翼來說,他不僅是堅定的脫歐支持者,更代表基本的保守精神:良好性格、努力工作,就能有所成就。他是印度裔移民第三代,六○年代祖父母從英國在東非的殖民地移居到英國。他家境不錯,父親是醫師,母親經營藥店;他接受傳統英國菁英教育,先後就讀溫徹斯特貴族學校和牛津大學。

但在政治界,他的膚色和書呆子性格讓他名不見經傳。直到二○一五年,他憑藉在高盛當過分析師的專業金融資歷,在滿是白人的里奇蒙選區獲勝,才正式踏入政壇。

對自由左翼來說,他以少數族裔的身分攀上高位,這件事本身就對弱勢族群充滿激勵意義。

他跟保守派相比也對種族議題更開放,曾替智庫Policy Exchange撰寫報告、描繪英國少數族群的樣貌,並說這些多元膚色的人比大多數白人更「英國」。

蘇納克可能達成的成就,對世界來說代表什麼意義?曼徹斯特大學政治學教授福特(Robert Ford)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移民進入各國政壇、形塑政治環境,一位少數族裔領導人現身,雖然不是解決社會不平等的靈丹,卻能夠立下標竿、改變各國看待自己與他人的方式。

加稅加到二戰後最高水平
救經濟vs救民心成最大挑戰

不過,成為新首相,真能如同王子一般,輕鬆拯救落難的英國嗎?就連在疫情中淡定自若的蘇納克都坦言,這個任務不是「童話故事」。

二○二一年,英國國內生產毛額(GDP)從疫情中反彈、成長七.四%,是七大工業國集團(G7)中復甦最強勁的國家。但今年,通膨、勞力短缺前後夾攻,英國的經濟沉痾就快速反噬。

英國經濟成長率,明年恐在G7國墊底
(圖表製作者:張方毓)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預測,二○二三年,二十大工業國(G20)中,只剩受制裁的俄國經濟表現會比英國差;英國五月通膨率達九.一%,是七大工業國集團中最高;英鎊隨之貶值,五月英鎊兌美元匯率跌至疫情以來最低水平,被評為有如淪入「新興市場貨幣」。

彭博指出,主要就是因為英國政府和企業都注重砍成本、不愛投資,導致該國生產力陷入長達十年的低迷狀態,經濟變得非常脆弱。

目前,蘇納克雖然仍是首相熱門選項,但隨經濟陷入困頓,他的王子光環已變得黯淡。二○年,《紐約時報》報導,他在自己人氣高漲時就曾預言:當這些發出去的錢都必須償還時,你可能不會那麼喜歡我。

因為鉅額紓困,為了平衡激增的英國負債,他多次加稅,包括所得稅以及二○二三年起漲的公司所得稅,預計到二○二六年,英國稅收占所得的比率將達二戰以後最高水平。當荷包變扁,高昂的稅率轉變英國人的情緒,從崇拜蘇納克變成埋怨他。

他優渥的生活方式也因此被放在放大鏡下檢視。他的妻子是印度科技巨頭Infosys創辦人的女兒,比英國女王還有錢,年初時他妻子被爆出鑽法律漏洞沒繳稅,讓蘇納克名譽大傷。他被拍到辦公桌上擺著要價超過新台幣六千元的智能保溫瓶,被譏諷過著特權生活。通膨下,他被媒體問及什麼商品最先漲價,他的回答是麵包,因為「我家有各式各樣的麵包,」也被認為不知民間疾苦。

不過,至少目前在混亂中,他仍被認定是最腳踏實地的領導者。

立場偏左的《衛報》評論,為了吸引選民,每位保守黨首相候選人都喊出「即刻減稅」,包括他的勁敵、聲勢快速崛起的前國防大臣摩丹特(Penny Mordaunt)。只有他不虛構「幻想經濟學」,強調必須先治通膨,再考慮減稅,才是負債沉重的英國可行之道。

蘇納克能否替英國寫下歷史,成為首位非白人、年僅四十二歲的首相,還須經歷激烈的競賽。可以確定的是,等在下任英國首相正前方的,只有荊棘,沒有美好的童話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