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3月11日,日本東北地區的那場大地震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目前為止,福島縣還有超過3萬6000人遠離故鄉,在外地避難生活。但是,這十年裡,也有不少日本東北的農林水產品,經過打磨之後,重新創造商品價值,成為日本甚至海外的知名商品。

福島牛冠軍

2018年,我曾造訪福島縣一家專門飼養福島牛的牧場,牧場裡只有牧場主人上野廣行還有他的夫人在管理經營。回憶2011年那場災難,上野廣行說:「地震之後沒多久,女兒到東京念醫護學校,卻被當成帶原者排擠。」那一年,上野家唯一的女兒正好高中畢業,考上了東京的學校,沒想到一入學,大家知道他來自福島,立刻躲得遠遠的,怕他身上會有輻射殘留。

「那時候,我們只能在電話裡鼓勵她,」上野太太說。「但是女兒很勇敢,她告訴我們『我們又沒做錯事,爸爸媽媽牧場的牛是全福島最好的,不必被別人的無知所影響,你們有空就寄些牛肉過來,我請同學們吃』。」

上野廣行的和牛,連續十幾年獲得「福島牛冠軍」的認證資格,他的牛舍不但沒有糞便混雜著牧草的腥味,反而有種淡淡青草香。「養牛場為了要增加牧養牛隻的數量,一個40平方公尺的牛舍,平均要養10~15頭牛才符合經濟效應,但是我這裡最多養到7頭。」上野廣行認為,牛就跟人一樣,住的空間太過狹小,很容易產生壓力,有了壓力的牛肉就不會好吃。他的牧場裡養了數百頭和牛,全靠上野廣行夫妻倆每天從早到晚的照顧。

來源:福澤喬

但在福島核電廠事故後,上野廣行的福島和牛在日本各地都被退貨。「雖然我們牧場出產的牛肉,都會經過縣政府的檢測合格才出貨。但是,還是有不少通路商要求不能打上『福島牛』的字樣,他們說有了福島兩個字就會影響銷售。」

不過,福島家的女兒從小看著父母對於養牛環境的堅持,對自家的牛肉非常有信心。她每年都會要求爸媽把家裡的牛肉宅配到東京,在東京找同學朋友們一起烤肉,品嚐自家牛肉。幾年下來,女兒的朋友們開始從疑惑、抗拒,轉而接受喜歡,甚至會主動詢問能不能利用長假到上野牧場來實習。

來源:福澤喬

岩手鯖魚罐頭

除了福島牛,岩手縣三陸的鯖魚罐頭,現在也成為市場的熱銷商品。地震後第二年,日本東北地區的民間社團發起振興東北地區食材的「東の食の会」,與岩手縣當地的罐頭加工廠合作,開發出一系列鯖魚罐頭。

這些罐頭將三陸地區漁民出海捕撈的鯖魚,加工製作成「鯖魚罐頭」。東食會的代表高橋大就說:「我們在發想商品時發現,鯖魚的營養成分高,適合都會女性,所以在包裝上,特別跳脫傳統印象的罐頭包裝及製作方式。」

東食會利用日語鯖魚與法文「你好嗎」的諧音,將罐頭品牌註冊為「Çava」 。這種帶著洋味的日本鯖魚罐頭,一罐要價400日圓。高橋記得,剛把罐頭送到小賣店的時候,許多老闆都會說:「一罐鯖魚罐頭頂多賣150日圓,你們要賣到400日圓?怎麼可能賣得出去?」結果,十年下來,到今年二月為止,東食會的鯖魚罐頭已經賣出超過1000萬罐。

來源:一般社団法人東の食の会


高橋分析東食會鯖魚罐頭成功的原因,除了包裝之外,過去日本的鯖魚加工全是做成「大和煮」,這樣的做法的確可以壓低製作成本,但售價也因此拉不上來。「如果繼續沿用過去的方式,做罐頭的本地廠商根本賺不到錢。」高橋的戰略是定期推出具有話題的新商品,像是橄欖油醃製的鯖魚罐頭,或是義大利麵專用鯖魚罐頭,拉高岩手縣鯖魚罐頭的零售價格,果然讓岩手縣的鯖魚罐頭產業在災後十年間快速成長。

宮城草莓

同樣也位於東北災區的宮城縣,有個青年花了十年的時間,生產一顆要價上千日圓的草莓。他將最先端的IT技術運用在草莓的溫室栽培上,透過設置在溫室內的溫濕度感應器,將溫室環境動態全自動調整到最適合草莓成長的環境。現在每年可以生產180噸的琢草莓,這種草莓口味甘美被稱為「食之寶石」,每顆售價超過一千日圓。

來源:農業法人株式会社GRA

這個青年叫做岩佐大輝,地震發生前,他原本在東京開了一家IT公司,災後他回到故鄉看到一片殘破的景象,決定結束東京的事業,回老家重振草莓產業。但是身為一個農業的門外漢,所有事情都必須從頭學起,幸好他有過去在IT產業的知識及數據管理經驗,將這些技術導入草莓種植後,經過十年的努力,除了在日本國內獲得肯定,從2019年開始,他也開始將技術輸出到馬來西亞以及約旦等國。

「日本市場正在逐年萎縮,拓展海外通路,才有存活的空間。」岩佐大輝不只販售草莓,還以草莓為原料,發展出護膚商品及氣泡酒,現在在日本全國有7家專賣門市銷售自家商品。

不論是福島牛、岩手鯖魚罐頭或是宮城草莓,這些原本在311地震前就已存在的農林水產品,在地震後華麗轉身,重新打磨品牌價值,走出不一樣的道路,對於面臨COVID-19的我們來說,有著不少的啟示。

責任編輯:李頤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