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社會,我們必須把「乖」的定義,重新詮釋。以前在學校,你愈乖,老師愈把你當好寶寶;如今在職場,你有多乖,主管可能就有多頭痛,而你還摸不著頭緒,「我這麼乖,為什麼主管不賞識我?」

只會聽命行事,任誰都可以取代你

親愛的,我來幫你解答吧!因為你太乖了,乖到如果機器人的科技再進步一點,老闆一定第一個解雇你,改用它。我當然不是要教你「不乖」,如果當一個總是不聽指示,還老是闖禍的人,絕對會被立刻踢出公司大門。但如果你以為乖巧聽話就能在公司駛得萬年船,進而一路升遷,那就錯了。

記住,如果你的功能只是「聽命行事,多聽少說」,主管大可請一位最低時薪158元的工讀生就好了,他們大多是想要一份收入,接電話只需要說「這裡是某某公司,您找哪位?好的,我幫你轉接」,或是看著牆上的指示照做:「煮紅茶用80度的水,2小時立刻關火;珍珠挖3匙,不能多也不能少」。差別在於,這是打工,不是工作。

主管要的人才是,除了解決例行公事和達成KPI,最希望的是你能找出問題、解決問題,再創造200%的績效。因為那個根本上的問題,很有可能主管被老闆交付解決,但自己其實也搞不定,所以才能大聲說:我底下還要再請好幾個人,講好聽一點叫做公司制度的同心協力,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講難聽一點是反正業績不到,是因為屬下辦事不利,總得要找人來抓交替,千錯萬錯都是他們的錯,不是我領導無方。

看電視新聞,每小時總是會聽到一兩次主播提高分貝地說,「接下來請看我們的獨家報導」、「我們的記者獨家追蹤」或是「只有在我們這邊能看到的獨家畫面」。讓我回想起,當年在跑新聞時,一組5、6個記者,我們每個小蘿蔔頭,除了每天要交出早上一條、晚上兩條daily 新聞,顧好自己的線不能「獨漏」,還被規定每週必須交出兩條獨家。獨家就是記者戰功的展現,也是讓自己的組長在開主管會議時,可以講話大聲,不被大主管「釘」的保命符。

坦白說,顧線並不難,以我自己跑過交通線來說,只要跟同線記者套好交情,大家一起行動,並且聯繫好交通部各部會的公關,基本上不會漏新聞。我那年遇上的大事件是高鐵通車,各台交通線記者肯定到場,記錄幾點幾分發車、高鐵的塗裝如何、訪問第一個搭上的高鐵迷心情怎樣?長官致詞說營運目標是多少?有沒有突然發生什麼小插曲?比方首航的列車長緊張到走路跌倒之類的。這樣的daily 新聞,各台報導內容八九不離十。這都只是記者的基本功,真正硬實力的展現,就是要考驗你能不能在大家共有的資訊和場合中,做出獨家新聞。

從「例行公事」中,找到自己的「獨家」表現

「獨家任務」真的讓我頭皮發麻,我只好像柯南一樣,想辦法找各種蛛絲馬跡、風花雪月,我注意到,高鐵現場的工作人員會對一個年輕男子點頭微笑,我私下問公關那人是誰?公關就順口說是高鐵執行長歐晉德的公子歐立偉。我就立刻請攝影多拍他的畫面,並趁同業不注意時,上前去訪問他幾句話,晚上就發了獨家:「父子同心推動高鐵」。

另外,當高鐵宣布為了紓解搶票潮,規劃春節車票得提前7天預購的作法,表面上,這看似是公告消息的一條純訊息性的新聞,我就動腦「找碴」,做出獨家觀點的解析:春節總共有9天,也就是說,民眾要分兩天比手速上網搶,才能買到去程和回程的車票,這樣實在不夠便民。這條新聞出來後,各家也都紛紛跟進,讓高鐵因為輿論改變了預購車票的作法。我獲得了長官幫我記嘉獎,別家的前輩也跟我說,虧我能想到這個觀點。

這就是能力展現,如果別台來挖角我,這實力我可以帶著走,而原公司放我走的話就是損失。如果把跑新聞想成是通知你幾點到記者會上、舉起麥克風訪問人,把語音跟畫面剪輯起來,這確實就是大學生、工讀生可以做到的事,你做到本分,老闆付薪水,兩不相欠,但你在他眼中,就是個隨時可以替換的一件白T恤,若能創意思考,解決問題,打開新局,你才會是一件不可或缺的名牌大衣。鍛鍊自己不滿足於例行公事的能力,你不但可以超越主管,甚至有本事自立門戶當老闆。

新聞圈的例子,或許不一定能套用在你的職場上,但我希望告訴大家的是,新人時期你必須豎起耳朵聽,長官和前輩教導你的SOP,先求如法炮製不出錯,但試用期和蜜月期過後,你必須要多思考、多說話,而非很被動的多聽少說、日復一日地只做被交辦的任務。能夠提出問題和反饋,用戰功證明你是個值得的人才。

你不是自找委屈,而是少了心機:跨界主播的獨家職場處世學,解密累積實力、經營自己的41則工作心得

作者:劉涵竹

出版社:境好出版

出版日期:2021/03/11

作者簡介

劉涵竹

  學生時期就以進入新聞媒體界為職涯目標,曾任非凡新聞台記者兼主播、三立財經台主播,中天新聞台主播;擅長的領域從財經房產到時尚流行,十分廣泛,從文字記者出身的紮實基礎,讓她對於每一個產業都有獨特的跨界視角;現為東森財經新聞台特約主播,東風衛視《yes!潮有型》和三立新聞網《全民攻房戰》節目主持人,並在亞洲廣播電台擔任DJ,擁有節目《竹你好運》。

  在傳媒界工作多年、看過職場眾生相,劉涵竹從文字記者到踏上主播台,去年毅然辭掉人人稱羨的主播工作,成為自由媒體人,經歷各種職場的厭世倦怠期,她深深感受到:工作這件事情得做個三、四十年,只靠一入行的熱情和夢想,一定會心累、遇到挫折和瓶頸;在職場的道路上,必要的心機能讓人少走一些冤枉路,別白白消耗拚勁和成就,最後身心俱疲。與其夢想辭職、空想斜槓,現實是得先工作、經營「自己」這個品牌,未來才有機會不工作。

  FB專頁:「主播 劉涵竹」
  www.facebook.com/bamboochu

責任編輯:易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