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伊索寓言》龜兔賽跑的故事,兔子一開始就有先天優勢,卻沒有發揮出潛力。伊索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寓言故事叫「狐狸與刺猬」,其中心主旨是「狐狸諸事皆知,而刺猬僅知一要事」。不安分的狐狸會開始探索各種可能性,而堅定不移的刺猬就只專注於單一偉大的想法中。

這個故事暗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認知風格,狐狸對不同的問題採取不同的策略;牠們好奇、不在乎細微差別、也能接受矛盾衝突;反之刺猬則只關注一個重大問題,將其簡化為尋求一個整體解決方案。

他們好奇心旺盛、興趣多樣

天才們像狐狸一樣,喜歡四處遊蕩,他們的好奇心是隨機的,有時不受控制。通常他們天生的好奇心強過自律程度,把他們推到了主要興趣領域之外。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說:「要使自己多才多藝是很容易的事。」如果你有博學的天才的話。

愛因斯坦在1915年試圖完成他的廣義相對論時感歎說道:「我的好奇心妨礙了我的研究工作!」同樣的,當伊隆.馬斯克游移於電動汽車、火箭飛船、超迴路列車、太陽能電池板和對人工智慧各個興趣之間,有時很難堅持「執行任務」,然而這種不停的探索改變了世界。

為了說明跨界思考的好處,我先從兩個截然不同的狐狸開始,一個看似驚世駭俗,另一個沉穩踏實:女神卡卡和班傑明.富蘭克林。

女神卡卡:我沒有任何限制

「我叫史蒂芬妮.喬安妮.安吉麗娜.潔曼諾塔。我是一位義大利裔美國人,我並不是天生就性感火辣,就像我媽媽要你相信的。我長期以來讀了很多書、看了很多電影、創作很多藝術,遇到了很多雕塑家、電影製作人、詩人、音樂家、街頭藝術家,因此創造了一些比一己之力更強大的東西。」

這是女神卡卡在2015年藝術教育非盈利的「美國人藝術協會」頒獎宴會上的開場白。

和莫札特一樣,史蒂芬妮.潔曼諾塔4歲時就開始學習鍵盤樂器,並努力練習成為一名熟練的古典鋼琴家。高中時她參加戲劇表演,加入爵士樂隊和學校合唱團,她是個優秀的學生,但並不受歡迎,她說:「有一段時間,我以為女孩們只是嫉妒,所以對我很刻薄,也許她們嫉妒我的大膽無畏。」「無畏」這個詞經常用來形容她和其他的跨界突襲者。

17歲時,史蒂芬妮.潔曼諾塔早被紐約大學著名的蒂施藝術學院錄取。在那裡她不僅學習音樂,還學習藝術史和戲劇創作,但在一年後輟學,從事歌曲創作和表演藝術家的工作。為了掙錢,她夜間在下東區酒吧兼職做一名走秀舞者,大約在此時,史蒂芬妮.潔曼諾塔成了女神卡卡,她的藝名靈感據報導,來自於皇后樂團的歌曲《Radio Ga Ga》,給了她一個新的身分。

與時下流行的「封面」藝術家不同,女神卡卡是一位具獨創性、融合許多藝術的創作者,她表示:「主要重點就是將表演藝術、波普表演藝術和時尚全部融合在一起。」她九度榮獲葛萊美獎,2019年又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並榮獲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有史以來首次有人在兩個截然不同的獎項中獲得提名。

集作曲家、編舞家、時裝設計師、女演員、唱片製作人、慈善家和社會運動者於一身,女神卡卡是一位變革性的流行藝術家,她的變形能力和範圍與安迪.沃荷如出一轍。正如她所說的,「我不是一個偶像,我是所有的偶像。我是時時刻刻由調色板上所有顏色組成的圖騰,我沒有限制,沒有任何限制。」

富蘭克林被專業框架束縛

過度的專業自信,加上沉沒成本謬誤,使這位「門洛帕克的奇才」忽視了其他可能的解決辦法,因而導致此事失敗。大衛.羅布森(David Robson)在其2019年出版的《為什麼聰明人會做蠢事?》一書中說:「如果專家不能超越現有的思維框架,尋找應對挑戰的新方法,根深蒂固的認知就會限制創造性的解決問題之道。」

刺猬看不見森林裡的樹木,而狐狸經常肆無忌憚的四處扎根,看不到森林裡的危險。你有多少次曾對自己說過:「如果早知道會惹上這種麻煩,我就不會去那裡了!」創造力專家唐納德.麥金農解釋為什麼缺乏專業知識是一件好事:「專家們根據理論和實證研究的結果,往往『知道』某些事情並非如此、或根本無法辦到,而天真的新手會冒險去做專家永遠不會嘗試的事情,往往會取得成功。」麥金農的忠告:不要做個狹隘的刺猬,要像有遠見的狐狸尼古拉.特斯拉所敦促的:「要有無知的膽量。」

通才教育比專精更能創新

諾貝爾獎得主暨《快思慢想》作者丹尼爾.康納曼和《超級預測》作者菲利普.泰特洛克(Philip Tetlock)等經濟學家都對此表示贊同。他們指出,狹隘的專家不管多麼出名,在預測和解決未來問題方面都不如範圍廣泛的通才。

泰特洛克的研究激發了美國情報分析員團隊之間為期四年的競賽,證明了博覽群書、會說外語的通才在處理世界事務方面,比狹隘的專家做出更準確的預測。

近期的研究也表明,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從事藝術活動的可能性,高於那些不那麼傑出的同事將近三倍,其中音樂是最受歡迎的選擇。

然而,美國政治人物對這方面的消息反應很慢,至少在教育領域是如此。各州的州長和立法機構正在將教育與「就業能力」相關聯,正如《推動STEM教育及削減文科支出的呼聲日益高漲》等文章所報導的,一些大學正在取消古典文學和藝術史專業。就連自由派的總統歐巴馬最近也對「無用」的文科進行抨擊。

2011年賈伯斯表示,要想讓科技真正輝煌,就必須與藝術相結合,他說:「在蘋果公司的DNA中,光靠技術是不夠的,而是要讓科技與藝術、和人文學科聯姻,產生讓我們內心歡唱的結果。」因此,主修STEM領域、有抱負的年輕人,不妨聽從諾貝爾獎得主兼小提琴家愛因斯坦的建議,他在1950年的一次演講中貶低專業化,並下結論說道:「每一位嚴肅的科學研究者都痛苦的意識到,這種非自願降級到不斷縮小的知識領域,很有可能剝奪研究人員的廣闊視野,使他淪為技術人員。」

我們都需要刺猬來修理深愛之物,但要創造一個嶄新的世界,最好還是找狐狸先生。

☛ 《天才的關鍵習慣》立即購書:商周store博客來

作者:克雷格.萊特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21年4月1日

克雷格.萊特 簡介
耶魯大學Henry L. & Lucy G. Moses音樂系名譽教授,開設廣受歡迎的「探索天才的本質」大學部課程。曾榮獲古根漢藝術基金獎、芝加哥大學文學榮譽博士學位,也曾榮獲耶魯大學2016年的塞沃爾教學卓越獎,以及2018年德瓦恩卓越教學及學術成就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