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工作與身分分離、接受各種選擇、透過多樣化降低風險、得到靈活彈性的模式,是任何世代的人都可以採納的,只是過去十幾二十年來獲得了更大的動力和廣泛的認同,因為舊模式對千禧世代來說不再可行(也不受歡迎)。面對工資停滯和有限的升遷途徑,光靠職業發展來衡量成功已經行不通了,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更全面的定義,其中包括健康、人際關係和休閒時間等要素(如下圓餅圖)。

擴大我們對成功的理解,可以看到投資組合人生這四大支柱的優勢:身分不受市場的不可預測性影響;有選擇性追求各種機會,無須受到傳統線性職涯的限制;多樣化的資源以降低個人和體制風險;以及彈性,能夠根據實際需求安排時間,平衡工作與生活。

以下讓我們詳細地探討這四大支柱。

支柱一:身分

你不等同於你的工作,我也不是。擺脫扭曲的形象,勇敢地體驗完整的生活和真實自我。
——美國經濟學家亞瑟.布魯克斯(Arthur C. Brooks)

從小我就一直不知道該怎麼描述自己——選擇在戲劇/音樂/數學領域之間創作的異類,不想追求單一路線。大學剛畢業時就已經很難說清楚了,而當我從商學院研究所畢業要開始創業時,覺得迫切需要找到一種方式來完整表達我是誰、我在乎什麼事,以及我想創造什麼。

我剛成立一家新創公司,花很多時間參加晚宴,當時我頂多只有六十秒的時間,在人們轉向下一位創業家之前清楚地自我介紹。終於,在2011年某一個創業投資活動的深夜,我喝了點酒、握了十幾雙手後,說了一句幽默的話:「我是『人類文氏圖』(human Venn diagram),我的生活建立在商業、科技和藝術的交集處。」

那位投資者會心一笑說道:「嗯,我喜歡這個描述,顯然你有跨學科的經驗,再跟我多說一些吧。」

哦!也許這個概念行得通!

創造你的「人類文氏圖」

「文氏圖」(Venn diagram)概念:是由數學家約翰.維恩(John Venn)在十九世紀末推廣,用簡單的圖示來視覺呈現事物、人、觀念等之間的邏輯關係,被廣泛應用於機率、邏輯、統計學、電腦科學和語言學等領域,如今也很有可能在網路流行的迷因中看到。

這是我用來描述個人獨特興趣組合的文氏圖:

我開始在我的podcast、專業簡歷、演講時的開場白中廣泛使用「人類文氏圖」這個詞,也發現這引起了許多人強烈的共鳴,如我所料,我並不是唯一一個有多元興趣和專業的人,許多人對於終於找到方式來充分表達自己各個面向感到欣慰不已,不再覺得受限於簡單、單一的身分

每個人都有許多興趣、技能和人際關係,絕不僅止於當下在LinkedIn上列的職稱,但有些人被建議將這些壓抑或隱藏起來,以免被別人認為在事業上顯得「不夠認真」。雖然在過去的世代可能確實如此,但我認為這些建議早已過時了,你反而應該要接納自己的人類文氏圖,這麼做會為你帶來兩個極大的好處:首先,會覺得你更像你自己,為個人獨特而奇妙的文氏圖感到光榮。其次,你將具備多元的人際網絡和技能組合,當不同的領域產生交集,或當你需要在這些領域之間靈活轉換以站穩腳步時,這些資源將會有幫助。

做一個多重身分、多面向的人,並不會產生矛盾。在提及你的身分時,請思考是「同時是」而非「或者是」

支柱二:選擇性

亨利:做個選擇吧。
丹妮兒:我無法很快就選出天空中我最愛的星星。
——電影《灰姑娘,很久很久以前》(Ever After)

「你長大後想做什麼?」這種誤解始於童年時期,這個問題讓我們相信每個人未來都只有一個正確的方向,我們有責任做出明智的選擇。

事實上,我們在任何時候都有許多不同的道路可以選擇,即使有些路行不通,新的道路也會在每個關鍵時刻出現。有些機會似乎是一生一次,但你常常會發現有許多路徑可以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偶然在Instagram上看到這張提姆.厄本(Tim Urban)創作的插圖,他經常在社群媒體上以@waitbutwhy的帳號貼文。這張插圖大大吸引了我的目光,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能夠直觀地想像出,只要我們抱持開放的心態,就會有無限的可能性。

這張圖片傳達了兩個重要的訊息:首先,在任何關鍵時刻,只要你開闊視野看到可能性,就有許多可供選擇的道路;其次,與其回頭看,惋惜自己沒有選擇的路,不如向前看,期待即將到來的各種機會。第一支柱是身分,提醒我們不僅只有一個角色;而第二支柱則是選擇性,揭示我們不止一條道路可以選擇。


支柱三:多樣化

智者會未雨綢繆,不會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西班牙小說家米格爾.德.塞凡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讓我們先把話挑明了:只從事一份工作可能是你這輩子最冒險的職涯選擇。是的,你沒聽錯。傳統建議該在穩定的公司找一份有福利的全職工作,這代表你的收入、醫療保健和退休金都寄托在領導者手中,他們或許也不一定知道該如何引領公司走向不可預測的未來。當他們決定更「靈活地」進行「改組」時,你可能會驚訝地發現自己是公司的負擔而不是資產

阿里夫.傑薩博士(Dr. Arif Jetha)曾告訴Medium網路平台GEN雜誌的讀者(該雜誌現已停刊):「2008年的經濟蕭條是改變的關鍵點,從那時起,年輕人的工作經歷充滿不穩定性,尤其是千禧世代的人。」他是職業與健康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Work & Health)的科學家,主要關注年輕人和弱勢工作者,對於那些正好在經濟衰退時期畢業的人來說,這造成了長期的傷害。

有鑑於這種雙重壓力:缺乏能讓我們發揮長才的工作機會、擔心隨時可能會丟掉飯碗,顯然我們需要能因應這種不確定性的方法,那就是:多樣化。

用多樣化降低風險

投資組合人生可以在收入來源、行業波動、情緒起伏和個人成就感等方面,提供類似的多角化模式。建立投資組合可能意味著將某個愛好轉化成升遷或轉換職涯的機會,也可能代表在照顧家庭的同時,開發新的技能,並透過志工服務與社區互動。此外,當整個產業或職能受到環境因素的影響時,你會更有辦法因應這種干擾並度過難關。

你待在一個職位、一家公司或某個行業中的時間越久,面臨的風險就越大。因此,保護你未來職業生涯最好的辦法就是多樣化,好處不僅在於建立多種收入來源(雖然這總是有所幫助),也包括讓你的人脈、技能和產業經驗多樣化,反而可以幫助你降低人生風險。

支柱四:彈性
寧曲勿折。

——摘自網路上的古老諺語

在我大學畢業後剛搬到紐約時,我決心要充分利用身處在美國表演藝術中心的機會。雖然我不太擅長跳舞,但我勇敢地參加了喬夫瑞芭蕾舞學校(Joffrey Ballet School)、百老匯舞蹈中心(Broadway Dance Center)和艾文.艾利美國舞蹈劇院(Alvin Ailey American Dance Theater)的課程。

有一天,在艾文.艾利美國舞蹈劇院的霍頓技巧課上,老師上課到一半突然停下來,開始講述身段靈活和力量之間的關係,他說:「力量給我們帶來穩定性,確保我們扎穩根基,可以支撐身體在運動時不受傷害,而彈性則賦予我們運動能力,使我們能夠對刺激做出反應,適應新的環境。身為一名舞者,你必須兼具力量和彈性才能生存。」同理,任何人都必須兼具這兩者才能生存下去。

投資組合人生的前三個支柱聯合起來給予我們力量,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提供穩定感。第四個支柱是彈性,使我們能夠適應並因應工作和生活中衝突的需求。在人們需要承擔工作之外突如其來的重大責任,或者為了因應現實生活而不得不做出重大改變時,彈性支柱在此刻就發揮了最大的作用。

就像需要照顧年邁父母、人生伴侶因工作需求得移居異地、親密的朋友或家人經歷緊急情況、或其他生活中遇到的突發事件也是一樣。正是在這些時刻,投資組合的彈性才能真正發揮作用,讓你能夠重新調整承諾,重新平衡有薪工作、無薪工作、興趣、家庭責任和社區的權重,以適應新的情況

保持彈性可兼顧工作與生活

像我在學術界這種靈活的全職角色確實是稀有的,只有少數幸運人士才有這種機會。對於許多剛開始建立家庭的女性來說,現實情況會迫使她們完全放棄有薪工作。

在疫情爆發之前,根據全國婦女與家庭夥伴關係組織(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Women & Families)的數據顯示,這對美國經濟每年造成了6,500億美元的損失,而在COVID-19危機期間,女性退出勞動力市場造成的影響額外增加了970億美元。在某些情況下,有些女性確實更願意選擇放棄有薪工作,全心全意照顧家庭。但對許多女性來說,這是一種犧牲,只因為雇主不相信旗下優秀的女性員工也有能力兼顧現實生活。

這就是投資組合可以發揮最大作用的地方,那些將本身職業視為單一工作或專業道路的人,在這種時刻只得面臨「工作」或「辭職」兩種選擇,而那些擁有多種技能、興趣和人脈的人,則可以打造一系列活動的組合,並在必要時重新調整或重新出發。

全職生涯可以轉型為自由業;興趣愛好可以發展成為小型事業;專業認證可以成為有意義的志願工作,讓你持續參與該領域;重大的挫折阻力可能會激發對創新企業的靈感。只要你讓自己的身分超越工作頭銜,善於利用你的選擇權和多樣性,你將能夠在必要時靈活變通

《發現我的多重職涯組合:哈佛商學院教你經營最佳職涯與多元身分,一生平衡工作、生活和夢想》☛立即購書:商周store博客來

書籍簡介

《發現我的多重職涯組合:哈佛商學院教你經營最佳職涯與多元身分,一生平衡工作、生活和夢想》

作者:克莉絲汀娜.華勒斯(Christina Wallace)
譯者:何玉方
出版社:商業周刊出版
出版日期:2024/1/04

作者簡介

克莉絲汀娜.華勒斯(Christina Wallace)

現為哈佛商學院創業管理資深講師,也是一位活躍的創業顧問和天使投資人。她的職業生涯建立在商業、科技和藝術的交集處,自稱是「人類文氏圖」(human Venn diagram)。她十年間在時尚、媒體、教育科技等領域創業,也曾在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內推動一個專案,旨在讓更多女孩參與程式編碼和科技領域。她曾短暫擔任波士頓顧問公司(BCG)的管理顧問,也在大都會歌劇院開始她的職業生涯。她曾是podcast節目「The Limit Does Not Exist」(極限不存在)的共同主持人,也合著《增長維艱》(New to Big)一書。

她在英特洛肯藝術學院(Interlochen Arts Academy)學鋼琴和大提琴,在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獲數學和戲劇學位,在哈佛商學院得到MBA學位。她參與好幾個室內合唱團的演唱,登過吉力馬札羅山,也到過聖母峰基地營。她完成22次半程馬拉松、3次鐵人三項,和3次(慢)馬拉松。現與丈夫和孩子居住在英國劍橋。

責任編輯:高郁捷
核稿編輯:張勝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