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加冕新首富、Space X一箭143星、中國model Y落地,馬斯克的成就清單一口氣打了好幾個勾,短時間內這麼多收穫,離不開他高超的時間管理術。

作為這個世界上最成功最忙碌的男人之一,馬斯克管理7家公司,還養育了6個孩子——普通人就算有三頭六臂恐怕都忙不過來,馬斯克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首先是「Time Boxing」工作法,為任務設置時長——凡是醒著狀態,馬斯克會以5分鐘為單位來安排日程,一天時光就切成了幾百個「時間方糖」。

到工作時間,每天的最低標準是處理最關鍵的事務,包括最緊急的工作、需要見面的關鍵人物和必須參加的關鍵活動。

一心二用甚至三用,是馬斯克管理時間的一大特點,他會在開會時用手機打理生意,在檢查發票時回覆郵件,有時抱孩子坐在腿上玩耍還會抽空回份郵件……

2017年美國《連線》雜誌對馬斯克花費時間進行有趣的對比換算,得出的結論是:馬斯克一年完成了別人八年的工作量。

建造火箭,Space X對比藍色起源,耗時比例1:6
建造自動駕駛汽車,特斯拉對比福特,耗時比1:4
建造超級高鐵,馬斯克對比加州政府的項目,耗時比1:6
挖隧道,The Boring Company對比正常地鐵,耗時比1:14
交付平民價位的電動汽車,從立項到交付,耗時是通用汽車的2/3
更快的汽車生產線,通常汽車組裝需要3分鐘,特斯拉機器人生產線10秒搞定,耗時比1:18
登陸火星,按規劃馬斯克想在2024年就送人類上火星,NASA要到2035,馬斯克又1:8領先

以道御術,馬斯克做好技術層面時間管理的同時,又是什麼賦予了他對時間的駕馭感?

「第一性原理」是馬斯克掛在嘴邊的理論之一,他要確保自己瞭解極大多數事情背後的基礎科學原理或規則——這可以減少他花費大量時間去學習新概念,認知事物便有了一個平滑上揚的認知曲線。

馬斯克屬於工作情感雙棲發展的達人

馬斯克繁忙的工作也沒耽誤情感生活的活色生香。和第一任妻子Justine生育5個孩子,和原配分手後,他和女演員Talulah Riley上演了(結婚—離婚—復合—離婚)的戲碼,還抽空和德普前妻Amber上演出「唇印殺」事件,據德普門房作證,馬斯克會趁德普在外拍戲的時候,半夜造訪Amber的頂層豪宅。馬斯克因此多了一個「頂樓傢伙」(Penthouse Guy)的花名。

再加上一週4天和家人在一起,駕車送孩子上學,抽空在影視劇裡跑龍套——馬斯克的時間管理哲學不僅支撐起他精彩的個人世界,也將個人事業不斷推向新高度。

Deadline是第一生產力,馬斯克運用時間的訣竅是創造「時間限」而非「時間線」

馬斯克推崇的「Time Boxing」工作法,關注的核心不是什麼時刻做這件事,而是做這件事花費的時長。這種時間管理方法,和市面上大量根據日程來安排待辦事項的時間管理方法,有著本質區別。對馬斯克這種日程繁雜又不固定的人士尤其好用。

在馬斯克的日程中,沒有任何兩天是完全一樣的,他曾在訪談中描述自己的工作節奏,週一和週五在洛杉磯的Space X,星期二、三、四他會在舊金山灣區的Tesla工作,星期六還有半天要在Y Combinator孵化器裡研究人工智慧開源項目Open AI的工作。

通常人們安排日程,會是9點到10點做任務一,10點到11點做任務二,呈線性分佈。可有時任務一延誤就會影響任務二,提前做完了任務一可能還要等到10點做任務二,這樣根據時間線來制定的工作計畫,看似井井有條實際上卻有些脆弱。

而「Time Boxing」對未來需要執行的每件事項設定了明確的預算時長,例如任務一要在15分鐘內完成,任務二要在10分鐘內完成……。完成任務一之後,可以立刻開始進行下一件最適合進行的任務,而不一定是任務清單上排第二的任務。

馬斯克深諳Deadline才是第一生產力的道理,給每項任務安排足夠且最少的時間,這樣就讓自己時刻處於Deadline臨近的影響下,這樣效率也最高。

基於這種時間管理方法,他始終在保持很快的工作節奏,完成一件事之後,立刻進行下一件,不空耗時間,也不用等待下一個任務時間點的到來。

此外,馬斯克還在個人管理精力的分配上運用了帕斯托雷法則:將大部分的精力用在最重要的兩家公司上面,即Space X和特斯拉。

平均他一週有 42 個小時在 Tesla 工作,40 個小時在 SpaceX 工作

馬斯克目前所擔任CEO、創始人或重要角色的企業已有7家,而這些企業,在各自從事的領域內,都有顛覆行業的潛力,包括:SpaceX(火箭發射與回收),特斯拉(電動汽車),The Boring Company(基礎設施和隧道建設),Hyperloop(超級高鐵),OpenAI(人工智能),Future of Life Institute(生命未來研究),和Neuralink(大腦芯片)。

如此冗雜的工作量,讓他每週都要安排近100小時的時間用於工作,碰到大麻煩時甚至一週超過120個工作小時,2018年特斯拉遭遇產能危機時,馬斯克就不得不在工廠睡地板。

「當我睡得不夠時,我發現我會變得很暴躁 … 我也可以減少睡眠時間,但那樣我的思維敏捷程度就會受到影響。」馬斯克回憶道。從那以後,他又回到了一個更「可持續」的每週工作80到90小時的狀態。

為了能高效工作的人,馬斯克變得非常重視休息。在2013 年計算機歷史博物館舉辦的一次訪談中,他提到自己最合適的睡眠時間是 6-6.5 小時,一般他會在晚上 1 點入睡,早上 7 點起床。

第二天起床,為了節省時間,他經常不吃早餐,偶爾吃的時候也是很快地喝一杯咖啡和吃一個煎蛋。在馬斯克的字典裡,與其吃早飯,還不如去洗澡。

洗澡通常能緩解肌肉痠痛,增加血液循環,減輕疲勞感,幫助提高注意力,這成為了他最重要的日常習慣。他曾親自在Reddit(美國某線上社區)回文:洗澡這件事,對他的人生產生了「最積極正面的影響」,沒有之一。

為了把時間的價值發揮到最大,馬斯克用了很多時間管理手段,包括深入一線,磨練敏銳直覺;異步溝通,用電子郵件與團隊協作;以及激情的投入,最大化的激發潛能。

當採訪到馬斯克如何利用他的時間,他在影片裡提到:「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媒體上,但實際上80%的時間其實適用於工程設計,專注於產品上。」

時至今日,很少聽說還有哪個CEO花80%的時間來開發產品,而馬斯克經常在特斯拉設計工作室一呆就是半天,坐在特斯拉首席設計師Franz von Holzhausen旁一同工作。這種身體力行的接觸到設計,給了馬斯克解決問題的直覺,讓他既能夠參與到設計工作室的創造力中,也能更敏捷的應對各種狀況做決策。

專注和深度工作才能帶來進步,馬斯克雜事又多,這意味著只有儘可能以異步方式生活,才能減少來自外界的干擾。於是馬斯克鍾情於電子郵件,因為郵件不需要及時回覆。

大量的事務都用郵件解決,這也是他極少使用電話的原因,這樣就可以避免高效狀態經常被打斷。而且馬斯克80%的溝通都是創造性工作,如工程和設計,能夠持續保證心流狀態才是最高效的方式。

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喜歡郵件,並且儘可能嘗試異步溝通,我非常擅長寫郵件。」他還用一個很難被猜到的郵件地址來避免與公司以外的人取得聯繫,這樣他就能更專注於公司的實際工作。

他還在一次會議上開玩笑說:「我寫過很多郵件——並且非常擅長。這是我的核心競爭力。」他經常通過郵件向全公司傳達如何溝通,公司的願景和使命,以及如何高效工作。2018年7月1日,馬斯克向全體員工,發送了一封人人期待已久的電子郵件:「我認為我們剛剛成為了一家真正的汽車公司。我們在七天內製造了5,031輛 Model 3。」周產能爬升過5000台,馬斯克將特斯拉最有里程碑意義的成就,通過郵件告訴了所有人。

馬斯克的郵件技能也是練過的,用語清晰、簡潔、直接。能用兩個字就不用十個字,他會使用一些恰如其分的技巧型話術,比如「我希望……,你能夠做到嗎?」,一旦你在郵件中答應,就像是自己承諾完成任務,而不是他硬壓下來的,也就不得不完成。

追求效率至上

馬斯克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在工作中找藉口推脫或者工作計畫不明確

如果某人告訴他,做出某個選擇是因為「之前一直都是這樣做的」就會被立刻踢出會議室。馬斯克討厭偷懶或墨守成規的做法,他經常說到「我再也不想聽到這句話。我們要全力以赴,決不允許三心二意」。

曾有一個員工因為孩子出生而錯過了一場活動。馬斯克馬上發來連珠炮似的責難郵件:「這不是藉口。我感到非常失望。你需要弄清楚,什麼對你來說更重要。我們正在改變世界、改變歷史,如果你不打算全力以赴,那你就別幹了。」

儘管顯得不近人情,有時咄咄逼人到令人害怕,但他近乎瘋狂的工作熱情、雷厲風行的行事作風和獨特的思維還是吸引著很多優秀的員工:

「馬斯克是不好相處的老闆。他對工作總是有高標準,很多時候下屬總是很難讓他滿意;他總是處於不斷向前奔跑的狀態,有時候讓我們很難跟上他的步伐。」

「但是和他一起工作是一種激動人心的體驗,他總是打破壁壘和常規並鼓勵我們做同樣的事情,這讓我們受到鼓舞。」

馬斯克總是在不斷挑戰員工的耐受力,如果能經受住考驗,他就會得到信任。馬斯克想讓公司上下達到和他一樣瘋狂的工作狀態,神奇的是大家也都理解他的這種價值取向。

對待工作的激情讓馬斯克像個不需要休息的超人,在剛創立第一家互聯網公司Zip時,他從來沒有離開過辦公室,在辦公桌旁的睡袋裡席地而睡,還要求早到的員工把他踢醒,好能再繼續工作。

Zip的早期員工評論馬斯克,「我們每天工作20個小時, 而他工作23個小時」。似乎在揭示時間管理最簡單的一招,就是從一天24小時中榨出儘可能多的時間。

當時間無可節省之時,馬斯克也會妥協。馬斯克的大學同學法魯克如此描述過,「一旦埃隆想瞭解某個事物,他會投入比別人多得多的精力。這是埃隆和其他人的不同之處。」這種必要的時間投入恰恰是整體最優。

按他本真的個性,馬斯克其實是有輕微「智商歧視」的,比如他會對低水平交流非常反感。但如果為了推進事業的前進,他又毫不在意「放低姿態」與政府、資本、媒體、用戶,來反覆溝通那些重複了無數遍的言語。這時候他就不嫌棄對時間的浪費,因為浪費成了一種必要,他必須遷就合作對象的節奏。

關於作息習慣,馬斯克也有自己的一套

特斯拉史上最艱難的時刻,馬斯克曾經睡幾個小時,工作,睡幾個小時,再工作,一週七天。事後他反思這樣不可持續,於是定下了適合自己的最佳作息,擁有足夠且剛剛好的睡眠。

西方的商界大佬中的大部分都早睡早起,例如蘋果公司CEO庫克,每天晚上9:30-10點睡,早上3:45起床,4:30就出現在辦公室;馬斯克從凌晨1點到早上7點算是晚睡晚起,打破了西方成功人士都6點前起床的固有印象。

起床之後的動作流也各不相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固定套路,有的冥想,有的瑜伽,有的跑步,第一主題都是生活,馬斯克卻不是。

貝佐斯起床後,則喜歡喝咖啡,看報紙,吃早飯,甚至還優哉游哉的洗碗,據他自己說,起床後的一小時,是絕對不工作的。

馬斯克則在起床後第一時間投入工作,睡醒就開始爭分奪秒地刷郵件,7:00-7:30am,他會處理那些緊急而重要的工作電郵(Critical Emails)。

回完最重要的郵件,馬斯克會親自送孩子上學。再忙,他也還是好爸爸一枚,開著自己的特斯拉汽車,把孩子送到自建在Space X總部的試驗性小學Ad Astra。學校名字取自拉丁諺語Per aspera ad astra,含義是「歷經艱辛,終達星辰」古典且浪漫。

馬斯克還有空客串電影電視劇集,《鋼鐵人》、《生活大爆炸》等都出現過他的身影,他幾乎可以算是矽谷科技精英中客串影視節目最多的傢伙,這樣的免費公關宣傳對他要推進的目標是有意義的,也在節約他的PR時間。

作為頂級富豪,永遠精力充沛、勝券在握的馬斯克,走出了自己刻苦又鬆弛時間管理風格。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字母榜》(ID:wujicaijing),原文連結

責任編輯:梁喆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