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提筆寫此文,跟現任台達電董事長海英俊有關。幾次近身觀察,我從他身上看到,一個強大翻譯官的時代力量。

在台達電的大會議室,我與總編輯曠文琪等人大陣仗的坐了一排,現場架起兩個打光燈,當執行長鄭平侃侃而談,這些年他如何一點一滴建立起管理系統,譬如DMS就換了好幾輪……。

這時,我耳邊輕聲傳來,「DMS就是data management system知識管理系統,」坐在主位的海英俊靠向我,當起了翻譯官。

一個70歲董事長,幫小一、兩輪的雙方執行長翻譯。一個小動作,瞬間,我看懂這公司身後那股低調卻強大的支撐力。

回到台達電的內部會議,當眾人激烈討論,「DSM是智能製造,DMS是知識管理系統,」海英俊也輕聲幫創辦人鄭崇華翻譯。

這些年台達電內部產生上千個英文縮寫名詞,甚至為此打造一支App。「鄭先生記不起來,正好我坐他旁邊,可以告訴他這幾個字意思代表什麼、我們現在做得怎麼樣,不然他會覺得,你們現在想些什麼,怎麼跟以前不一樣了,」海英俊笑說。

別小看這角色。翻譯官比以前更重要了!

從一代到二代、從舊事業到新商模、從製造到服務思維、從技術(產品)到業務端;兩個端點間,若少了翻譯官,衝突是必然。

我的觀察是,企業內若具備「翻譯官文化」、更多人擁有「翻譯官基因」,主動跳出來梳理或連結那些不通暢的卡關結點,轉型才可能順利些。這些翻譯官不一定有主管權,卻能搭起一座座橋樑,讓人們跳脫各自的利益穀倉,成為齊心前進的組織。

一個強大的翻譯官,擁有4種核心能力。

一、無可救藥的學習力。他是雜學的通才,不固守原有領域;他樂於探索未知,不坐等標準答案,因此整合各方。

二、如魔鏡般的同理力。一個高竿的翻譯,不只翻譯語言文字、技術專業,更能翻譯感情。他就像寺廟裡的解籤者,懂得意會於無形,才能將神諭傳於人。

三、小孩也聽懂的溝通力。轉型必然涉及新概念、新做法,善用故事、例子、或圖像,表達出連小孩子都聽懂的概念,是翻譯官無止境的追求。

四、越戰越激昂的耐挫力。組織裡各方利益必生扞格,協調不好常讓自己裡外不是人,翻譯官的心臟要練得夠強大,才能跟不倒翁一樣打不倒。

譯者,易也,讓困難的事變容易,是翻譯官的使命,更是數位轉型時代的關鍵角色。

我也提醒自己,要以身作則成為高明的翻譯官,將這個基因深化到組織內部,讓公司有越來越多的海英俊們。